• 首頁 > 時政 > 國內 > 正文
  • 注 冊 登 錄
  • 偷捕現象未絕,“江鮮”仍在高價交易

    ——長江“禁漁令”實施近半年追蹤

    從2020年1月1日開始,長達十年的長江“禁漁令”開始實施。目前,“禁漁令”實施已近半年,但“新華視點”記者近期暗訪發現,長江偷捕魚類現象并未禁絕,特別是“江鮮”仍在暗中交易,有的一公斤能賣6000元左右。暴利驅使下,對長江魚類的捕撈、運輸、銷售,已經形成完整的黑色地下產業鏈。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1)偷捕現象未絕,“江鮮”仍在高價交易——長江“禁漁令”實施近半年追蹤

    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漁政部門將退捕漁民的漁網統一集中起來(4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沈汝發 攝

    “江鮮”仍在交易,價格比往年漲了一倍

    10多條刀魚依次排開,江蝦占了半個水箱……這是“新華視點”記者近期在長江沿線某市水產市場看到的景象。

    “清明后刀魚刺變硬了,小江刀一公斤500元,超過二兩的1公斤800元。”一位魚販子稱,江蝦的價格也在一公斤300元左右。

    在另外一個市的商貿批發市場,一位紀姓商戶告訴記者,吃“江鮮”需要通過特殊渠道提前兩天訂貨。“很多‘江鮮’館都從我們這里拿貨。養殖的鮰魚一公斤24元左右,野生的價格是10倍以上。”

    長江刀魚被譽為“長江三鮮”之一。由于環境惡化、捕撈過度等諸多原因,近年來刀魚資源嚴重枯竭。隨著數量減少,價格不斷走高,一些不法分子為獲取暴利鋌而走險。

    “物以稀為貴,越是禁止價格越高。”當地商戶告訴記者,“刀魚的價格比往年漲了一倍,供不應求。清明前的長江刀魚刺很軟,一公斤甚至能賣到6000元左右。”

    由于市場需求旺盛,在長江捕食野生刀魚屢禁不絕。記者在多個發生交易的市場上沒有看到監管人員。“他們來我們就躲,他們走了我們賣。”有商戶稱之為“躲貓貓”。

    某市市場監管局、農業農村局、公安局等曾聯合開展長江水產品專項執法行動,工作人員透露:“執法中發現,私下里還是有偷偷摸摸點對點的銷售,在一些餐館發現有長江水產品。”

    除了刀魚,長江里白鱀豚、白鱘、長江鰣魚等物種也已多年鮮見,中華鱘、長江鱘、長江江豚等極度瀕危。農業農村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出臺《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保護岌岌可危的長江生物資源。但記者發現,“禁漁令”下,一些人還繼續在珍稀物種保護區偷捕。

    長江航運公安局鎮江分局近期破獲一起案件,3名犯罪嫌疑人在凌晨駕駛小漁船開到江豚保護區,使用自制的電抄網捕魚,短短3個多小時就捕撈150多公斤的漁獲物。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2)偷捕現象未絕,“江鮮”仍在高價交易——長江“禁漁令”實施近半年追蹤

    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退捕漁民的漁船集中停泊在漁港內(4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沈汝發 攝

     非法電捕是主要方式,偷捕和銷售呈組織化、專業化

    電魚是偷捕的主要方式。“這是標準的酷捕濫撈、竭澤而漁。過去,漁民都知道要讓水域休養生息,但現在,即便是長江禁漁以后,也仍看到不少人非法電魚,讓人憤怒、痛心。”多年從事長江水生物保護的志愿者張明浩說。

    “長江禁漁后,受暴利驅動,一些原先并非漁民的人也加入偷捕。”長江航運公安局鎮江分局刑偵支隊支隊長曹欽說,這些人主觀惡意大,反偵查能力強,呈現組織化、專業化特點。

    “他們了解警方打擊偷捕需要查獲魚和漁具等證據,于是故意將捕獲的魚藏在一個地方,將漁具藏在另一個地方。”曹欽說,“而且,他們與漁民不一樣,不是個人或夫妻倆,通常是一個團伙協同犯罪。”

    據中國海監江蘇省總隊三級調研員岳才俊介紹,長江禁漁以來,漁政部門已組織開展4次省級長江漁政專項執法行動,收繳違法違規捕撈網具近1000套,沒收漁獲物120公斤,查處非法捕撈案件58起。

    岳才俊說,從查獲的較大非法捕撈案件看,非法捕魚團伙常常使用便攜式電魚設備,快艇分工協作,機動靈活,遇到查處經常會把作案工具直接丟入江中銷毀罪證,導致執法取證難度大。

    據警方和漁政部門反映,長江漁業資源的捕撈、運輸、銷售已經形成一條非法利益鏈。“魚需要當天處理,凌晨就被運到各大飯店或水產市場,利益相關者都是共謀。”

    此外,為逃避監管,不少偷捕人員選擇夜里作案。揚州市公安局濱江派出所所長王明超說,黑燈瞎火,船只容易發生碰撞,江上執法危險性大。而偷捕人員軟暴力抗法現象也十分常見,甚至以跳江、自殘等手段相威脅。

     長江禁漁不能淪為一紙空文

    長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也是維護我國生態安全的重要屏障,十年“禁漁令”旨在讓長江休養生息。

    但承擔保護長江重任的漁政部門人員卻嚴重不足。中國海監江蘇省總隊漁政執法處處長陳建榮說,長江江蘇段400多公里,有漁業執法資格證的只有217人,長期在一線工作的約100人。

    裝備同樣捉襟見肘。記者在揚州市廣陵區新壩漁港看到,這里停著全區漁政部門唯一的一條執法艇。“這條執法艇只有6.36米長。”該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唐明虎無奈地說,這樣的技術裝備很難滿足高強度、全天候的禁捕執法監管需求。

    為彌補長江漁政力量不足等問題,江蘇試點聘請退出捕撈的漁民為護漁員,建立護漁隊伍。“他們熟悉水上情況,適應水上工作,效果明顯。”王明超說。國網泰州供電公司守護長江碧水青年志愿者服務隊隊長燕鑫偉等認為,應充分發揮民間保護組織和志愿者的力量,參與江面巡護工作。

    揚州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陳石說,要加強漁政執法力量和裝備建設,同時加強信息化裝備的配置和應用。目前,揚州等地已在重點水域或問題易發江段安裝視頻監控,并借助無人機在人員有限的情況下,開展區域巡航。

    有關人士認為,長江生態保護需加強部門聯動,對捕撈、運輸、銷售、餐飲等多環節進行監管。

    記者還發現,一些漁民因文化程度偏低、年齡偏大,上岸定居后就業率不高。“長江禁漁是一項系統工程,只有漁民真上岸,才有人與水的真正和諧。”長江淡水豚保護專家章賢認為,要進一步加強漁民職業技能培訓,幫助他們順利轉型。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0538-6272000 郵編:271000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B2-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1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1237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9篮球世界杯开战